[翻译]My Bestman (Cesc Fabregas/Gerard Pique)

2010.11.1 2 Comments

……我再也不相信洋姑娘对sweetness这词儿的定义了喷泪
翻到中途一度怀疑到底是不是HE然后一次次抬头确认那个sweetness

一开始虐阿皮还觉得通体舒畅但没过多久就开始心疼了
整个婚礼从筹备到举行对于阿皮来说根本就是肉体和精神的试炼
茸茸是霸道的小恶魔- -
自己都无意识的小恶魔最可怕- -

总之翻完之后长舒一口气
就像也和阿皮一起经历了一场茸茸的婚礼
然后突然就觉得心脏比之前更强壮了!(|||

但一些小细节确实还算sweetness
比如两个家伙斗嘴的时候
比如茸茸跟他说PLZ的时候(自动脑补了某段音频><
还有茸茸亲吻阿皮的眼睛安慰他的时候

故事的结尾用了friendship
未来的日子会发生些什么没人知道
但可以确认的是这两个家伙依然会是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
这就够了。

原文共有两节,一并翻完贴出了
有些场景翻的时候脑补的很鸡血
像是用小狗一样黑亮的大眼睛看着你的茸茸
像是一身黑西装的装扮
像是湖水蓝的眼睛
……噢纯脑补也是会失血的( ̄TT ̄)

对了,依然木有跟洋姑娘要授权OTL。

Title: My Bestman (1/2)

Pairing: Cesc Fabregas/Gerard Pique
Rating : PG
Warnings:.Fluff.
Disclaimer: Beatiful Lies
Summary: The wedding party was coming.
Author's notes: Always about sweetness <3
Feedback: Yes,please J
原文: Here

music: Run by Leona Lewis

伴郎(1/2)

哔哔。哔哔。
哔哔。哔哔。
哔哔。
“你好?”Geri接起电话。
“Geri,我今天要见到你。我有件事要跟你说。”电话那头儿Cesc的声音听起来清晰且带着兴奋。
“什么事?你可以现在就告诉我。”
“不。我不能在电话里说。咱们见个面吧?”
“在哪碰面?”
“卡萨布兰卡,中午11点,怎样?”
“没问题,我肯定去。”
“太好了!那一会儿见。”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怎么回事……”Geri对着手机皱眉,然后摇摇头。

他抬头看看边桌上的时钟。早上9点。喔,看起来是该开始准备和Cesc碰面了。他还是猜不到Cesc会跟他说哪方面的事情。听起来像是很重要的事,这很奇怪。Geri开始猜测也许是关于Cesc房子里那些老鼠的。一个礼拜以来,他一直因为那些该死的老鼠而心神不宁,找Geri来成为保护他远离那场灾难的人那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可笑的是cesc竟然如此害怕老鼠,显然,他还是个男孩。但是如果他这次要说的事又是关于那些该死的老鼠的,Geri一定会生气。和老鼠打交道是他这辈子最糟的经历。他并不怕它们,但它们实在是太恶心了。那些乌黑的、肮脏的、长着一对红色小眼睛的生物完全不是Geri能忍受的类型。也许他该跟Cesc建议找些能够猎杀老鼠的动物或者别的什么能让它们安静点的方法。

用完迟到的早餐之后,Geri捡起那件被他扔在长沙发上的巴塞罗那夹克。他穿上它走向门口,路过院子然后打开车门,之后坐进车里开走了。卡萨布兰卡餐馆距离他家大约5英里远。那是他们最喜欢的用来进餐的地方。并不很大,但是简约而舒适,并且距离坎普诺球场很近。Geri驾驶技术很好,路上似乎比平时清净些,他只用了15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驶入停车场,他把车停在靠近正门的位置。他走进卡萨布兰卡四处张望,然后在距离有点远的后面的拐角处发现了Cesc。

“嗨”Geri轻拍Cesc的肩膀。
“Geri!”Csec笑着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用力抱住Geri。
“喔喔喔!这是怎么了?”Geri有点被吓到,然后试着把Cesc推开点,他快被勒的窒息了。
Cesc放开Geri,他笑的很开心。这使他的眼睛看上去闪闪发亮。他又看了Geri一眼然后坐回到椅子上。

Geri皱眉。他一点也不明白他最好的朋友这是出了什么问题,Cesc今天看上去有点兴奋过头儿了。他的眼睛比平时更闪耀,尽管这对Geri来说是好事。至少可以确定不会是关于老鼠的话题了,Geri微笑。

“那么,你电话里不能说的事情是什么?”
“你不会相信的Geri。”Cesc咧着嘴笑。
“我要结婚了!!”他兴奋的在空中挥舞着双手,他的眼睛闪着光看起来如此醒目。
Geri张开嘴,眼睛睁得几乎和Cesc的一样大。
“你什么??”他叫出来。
“我要和Carla结婚了。下礼拜。你能相信吗老兄?!”Cesc咯咯笑。
“不,我不能。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Geri...我要结婚了,总之,你该高兴的。”
“但是你之前一点都没提到过有关结婚的事情。”Geri依旧不可置信的盯着Cesc,眼睛瞪的大大的。
“我现在提了。好吧没错是突然了点儿,但就是这样。”
“Calra和我昨天晚上讨论了一下。然后我们发觉既然我们迟早是要结婚的那还等什么呢。不需要再等了。”

该死。~Geri想。

“你不想祝贺我吗Geri,嗯?”Cesc眼神黯下来。
“祝贺你。”Geri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Cesc笑了然后接着说,“而且婚礼那天我想让你做我的伴郎。”

该死。该死的Cesc Fabregas。~Geri想。

“我?为什么??”Geri从沙发上跳起来,几乎是喊出来的。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是你还能是谁?”
“但那不是我的事情。”
“Geri...求你了...我只相信你。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当然也是最后一个婚礼,是我的大日子!我想让你加入进来,作为我的伴郎。”
“求你了...” Cesc恳求道,他那双像小狗一样睁得大大的眼睛直直看向Geri。

Geri深吸一口气。这是他的弱点。每当Cesc恳求他或是想要什么的时候,他就会用那双像小狗一样的大眼睛看着他。而这完全迷惑了Geri。他永远也不可能拒绝得了它。Cesc怎么能不知道这一点。或者他根本就是知道的。当他用那样的眼神盯着你看的时候他一定是赢了的那个。当然,该死的,那是如此漂亮。

我就是个彻底的蠢货。~Geri想。

“好吧。”Geri耸耸肩,努力展现出他认为最棒的笑容。但严肃的说,他失败了。
“我跟你说过你是我最最最棒的朋友吗?!”Cesc忍不住笑起来,他的眼睛里就像藏着千瓦的霓虹灯一般闪耀。他看起来像是小了十岁。
Geri翻了个白眼,“我之前听过你说这话,而且听过很多次。”

~

第二天。Cesc关于这个婚礼的计划让Geri感到吃惊,更别提他想要在一周之内准备好一切。一周之内。Cesc不想要那种盛大、奢华且庄重的婚礼,他告诉Geri他只想要一个简单、舒适且甜蜜的。但对于Geri来说这只能使他觉得恶心。Cesc提到的关于他婚礼的每一件事情都让Geri觉得胃里不住翻滚。这促使他比平时更加频繁的去洗手间,呕吐。Geri知道这听起来很残酷,他最好的朋友的婚礼他一点也不觉得高兴。但是他怎么能高兴的起来,因为他已经完全爱上了Cesc?!没错,当然,Cesc什么也不知道。Geri永远也不会告诉他他是个gay并且他对他有感觉。以及最糟的是,你要成为你所爱的人的伴郎,在他所谓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婚礼上。这个事实让Geri想要立刻消失,去原始丛林然后永远不被找到。这是地狱。

他们步行来到一家服装精品店,并不是镇上最好的品牌但也小有名气。一个高个子女人迎出来问需要什么帮助。

给我的葬礼找件合适的礼服。~Geri想。

“我需要给我的婚礼准备一件西装。一款简单的纯黑色样式就可以。谢谢。”Cesc回答。每当他提到“婚礼”这个词眼睛就会发亮。总是如此。Geri觉得胃部又开始疼了。

那女人拿来一些黑色的西装。Cesc兴味盎然的一件件仔细查看它们,并测试面料的平滑度。然后他选中一件有着简单的剪裁样式,看起来比其他的颜色更深一些的西装。他把它拿给正一脸烦闷坐在后面宽敞的长沙发上的Geri看。

“你觉得怎么样?”Cesc问。
“你应该穿上它看看。”Geri回答。
“啊没错。等我一会儿。”Cesc快速跑进试衣间。

Geri看着他最好的朋友从眼前消失。他叹了口气。他不能总是一脸忧伤。该死的。说真的,他不想让自己在Cesc面前显得一团糟,Cesc看起来是如此高兴,就像一个刚得到韦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黄金入场券的孩子。但这对于他来说确实太难了。现在,他是个伤透了心的男人。他正在努力收集起他的心的全部碎片,然后修补它,好让自己能够面对现实。他真的努力尝试过了。只不过,他再一次失败了。

“现在呢?”Cesc兴奋的问。他来回转了几圈,摆了些古怪的POSE。

你看起来是如此美好。该死的,如此美。太迷人了。~Geri想。

Geri清了清喉咙。觉得有点脸红,他试图隐藏这件事。
“不错。”他说。
“只是不错?”Cesc撅起嘴巴。
“英俊。”Geri补充道。
“我就知道!”Cesc像个小孩子一样咧着嘴笑。

Cesc回身看那个仍站在他旁边的女人。意料之中的,那女人用带点羞怯的笑容看着转向她的这个迷人的男人。她爱慕Cesc。全都写在她脸上了。Geri很清楚的知道。

“我就要这件。”Cesc说。
“你要哪件呢?”Cesc返回Geri身边,挨着他坐下。
“什么?”Geri皱眉,有点困惑。
“我是说西装。你的。在我婚礼上要穿的。”
Geri眨眨眼。
“我有一件,为什么还要买件新的?”
“因为你那件太旧了。那是你在差不多5年前你祖父葬礼上穿的。”
“但是它还很好,我不介意。还是说你介意?”Geri打断他说。
“当然!这是我的婚礼,而且我希望你,我的伴郎,能看起来和新郎一样出色,更何况那个人是我!”
“所以你要去选一件。”
Geri闭了下眼睛,没有动。
“上帝,是要我去给你选吗?你真像个小孩儿。”Cesc抱怨道。
“我不需要,Cesc。”
Cesc叹了口气,“Geri,我爱你。”

该死!这是什么?天!我也爱你啊!~Geri想。

Geri正准备开口回应。
“那就是为什么我想让你当我的伴郎的原因。而且我只想给你最好的。”
“所以我要给你选一件和我那件相同的西装。那会使你看上去和我一样出色。我们两个会成为我的婚礼上最英俊迷人的家伙。甚至比我的或者Carla的父亲更引人注目。”Cesc开心的笑着去给Geri拿了另一件相同款式的西装过来。

Geri叹了口气。难以置信。从没想过买西装会如此令人疲惫和厌烦。他只是想回家。回到床上然后睡上一觉,直到醒来时发现婚礼已经结束了。

~

距离婚礼还有三天。
Cesc是对的。他能够设法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完成一场婚礼的全部准备工作。实际上算不上是全部。Cesc把准备食物和邀请宾客的工作交给了Carla。他知道那女孩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过即使如此,Cesc依然把整个婚礼安排的工作做的很好。他选好了服装,也确认了场地。今天,他计划和Geri一起去教堂看看。

“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还要带我去教堂!”Geri喊道,胡乱的用手抓着头发。
“去教堂怎么了?”Cesc一脸无辜的问。
Geri沉重的叹口气然后抹了把脸。
“我自从……我猜是14岁起,就没再去过教堂了。”
Cesc突然大声笑出来,用力拍打着方向盘。
“你罪孽深重了,是吧?”他指着Geri的脸笑的更厉害了。
Geri翻了个白眼。“闭嘴。”

他们把车开进教堂的院子然后走进里面。

这儿太安静了。没有教徒,也没有来自牧师的视线。Geri松了口气。和那些人呆在一起总会让他觉得不自在。也许Cesc是对的,他罪孽深重。其中最不可饶恕的一条便是他爱上了一个男人。Geri轻声叹息。
“什么?”Cesc问,此时他们刚好走到第一排座位旁边。
“我想知道当我走进这座建筑的时候,为什么我没被烧死。”
Cesc轻笑出声。

他们坐在第一排。没有人说话。Cesc正忙着观察四周,目光扫过教堂里的每个细节。

“我会站在那儿,当然你也是。然后我会说‘我愿意’。”Cesc指出他将要许下结婚誓言的位置。

从Cesc口中说出“我和你”这样的词听起来是如此美好,Geri想。他几乎就要以为Cesc是在说他们俩。他们的婚礼。Geri的视线落在正坐在他旁边的Cesc身上。他是他最要好的朋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他是那个无论遭遇任何情况都会一直在他身边的人。他是那个总会给他最明亮的笑容的人。他是那个既成熟又单纯,既能给出精彩的建议同时又麻烦不断的人。他是Geri不可救药的爱上的人。他是Cesc。那一刻,Geri只想抓住Cesc然后大声告诉他“我爱你”。他想要拥抱他,亲吻他。他想握住他的手。又或者也许他只是想要一个能够坦白承认他的感情的机会。Cesc依然在四处张望。Geri则仍旧保持着沉默。Geri觉得他永远也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永远也不可能了。但是他不想放弃。他不想当个失败者。他不想失去Cesc。他只是不想失去他...

“你确定要这样吗?”Geri轻声问。
Cesc转向Geri然后眨眨眼,“你指什么?”
“这场婚礼。”
“我为此做了如此多的准备Geri,你知道的。”
“这是正确的选择吗?”
“什么?你是想说和Carla结婚是个错误的选择?”
“不,我的意思是,这真是你想要的吗?”
Geri显得如此认真。他斟酌着每个用词,并直直注视着Cesc。Cesc看上去有点困惑。

“嗯,没...没错...这当然是我想要的。两天后我就要结婚了。你在担心什么?”Cesc摇摇头,把视线从Geri身上转开。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Geri会突然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心跳加快了。该死,Geri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到底怎么回事?

~

Geri打开公寓的门锁让Cesc进去,然后在他身后关上门。Cesc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可乐。
“你想要些吗?”
“好。”
Geri整个人缩在沙发上,抓过遥控器打开电视。他不断按着调换频道的按钮。没什么有趣的节目,全是些无聊的新闻和纪录片。Geri深深叹了口气。Cesc在他旁边坐下并递给他一瓶可乐。
“谢谢。”Geri啜了一大口,清凉的液体滑过喉咙,很舒服。Geri闭上眼睛,觉得清爽感溢满全身。终于放松了一些。

突然Cesc轻轻拍了下Geri的胳膊,他抖了一下然后惊讶的看向Cesc。Cesc轻抚上Geri的脸颊。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他能够清楚的看到他湖蓝色的眼睛。他几乎无法从那对漂亮的蓝眼睛上挪开视线。Cesc的手指擦过他的右眼睑,Geri不由闭上了眼睛。
“你看起来太累了Geri,而且很悲伤。”
Geri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Cesc依然在注视着他。他的嘴巴张了张但是却无法发出声音。
“如果你不高兴的话,我也高兴不起来。”Cesc继续说。
“你怎么了?”
“你为什么看起来如此悲伤?”
“你是在担心我吗?”
“我很好Geri。我很幸福。所以你也应该幸福。”
“为了我...”

Cesc俯身靠近Geri。他们离的太近了,鼻子几乎都碰到一起。只有几公分的距离。然后Cesc吻上他的眼睛,先是右边的,然后是左边的。那感觉如此温暖而强烈。Geri觉得他似乎笑了。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我爱你,Cesc。我爱着你啊。我只有你。~Geri想。

“我刚才已经吻掉了你的悲伤。”
Cesc笑起来很漂亮。Geri觉得自己就快为这个笑容死去。他几乎无法抗拒。他忍不住和他一起微笑。
“谢谢。”他在Cesc耳边轻声低语。
1/2END


Title: My Bestman (2/2)

Pairing: Cesc Fabregas/Gerard Pique
Rating : PG
Warnings:.Fluff.
Disclaimer: Beatiful Lies
Summary: The wedding party was coming.
Author's notes: Always about sweetness <3
Feedback: Yes,please J
原文: Here

music: lalala

伴郎(2/2)

“嗨,亲爱的。”
“你好,妈妈。”
Geri松了口气。他终于能和妈妈说话了。他一直很懊悔上个礼拜挂断了她的电话。他知道那么做很没教养,但有时候他需要远离父母的影响,独自一人静一静。

“你怎么样?我几乎一个礼拜没听到你的声音了。”
“我很好妈妈。你呢?”
“幸福的就像春天的花儿一样。”
Geri微笑,尽管妈妈并看不到。
“你周日能过来吗?”
“喔喔,儿子邀请我,我受宠若惊了。”
“拜托妈妈。”
“哈哈哈。当然没问题亲爱的,我会去的。不过这算是什么的邀请?”
“是Cesc的婚礼。”Geri觉得有点喘不上气来,胸口很疼。
“噢天啊!你们俩要结婚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可以帮忙准备蛋糕和布置场地的。为什么这么突然?”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快乐。他还记得那天他告诉妈妈他是gay,而且喜欢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Cesc。她最初的反应只是很吃惊,但是紧接着她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就像她过去曾做的一样。没有任何事情改变。她一如既往的爱他。他仍然是她的儿子。并且她很高兴那个人是Cesc。她同样很爱Cesc。她认识这个孩子很久了,Cesc是Geri关系最好的朋友。她知道Cesc会是他儿子最好的选择。那时Geri高兴的无以复加,一切看起来都那样简单。他没有拒绝,并且承诺他一定会努力争取到Cesc。而现在,他正坐在床上和他妈妈通电话,再一次听到来自妈妈高兴的声音。但这次已经和那一天不同了。Geri真希望自己从没打过这个电话。

“不是的。他周日将会和Carla结婚。”
“什么?但是...噢...”

沉默。

“我需要你妈妈。我无法独自承受这一切。”
“你还好吗亲爱的?”
Geri觉得快要无法呼吸了,他努力深吸了口气。他试图阻止眼泪流下来。但是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柔软而温暖。他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你觉得我该如何呢妈妈?”
“我不得不作为伴郎去参加我爱的人的婚礼。”
“我不得不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对别人许下誓言。”
“我不得不在那儿进行一个演讲,即使我的心已经完全碎了。”
“我不得不放他走,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即使我深爱着他。”
“你觉得我现在该感觉如何?”
Geri呜咽着。眼泪淌过脸颊,那些他努力忍了很多天的眼泪。他的愤怒,悲伤,失落全部混在一起,彻底迸发出来。
“我一点也不好妈妈。该死的,我快要崩溃了。我觉得自己他妈的变成了碎片。”
他大声哭起来,不顾一切的。不觉得尴尬,他只是想哭。他背部抵着床头板,屈起膝盖抱在胸前。他呜咽着,身体抖的停不下来。他把头埋在膝盖上,听到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声音。
“你迈出的每一步我都会站在你身边,Geri。”

~

门大大的敞开了。炫目的阳光透进这座建筑物里。她正站在那儿。Carla穿着洁白的婚纱礼服走进来。她那么漂亮,脸上洋溢着迷人的微笑。她的父亲站在她身边。他们缓步走过来,两个孩子在他们身后抛洒着花瓣。音乐在教堂里回响。所有的眼睛都追随着他们。然后他们走到了Cesc身边。Cesc执起她的手。他们面对面站在那儿,两个人看上去那么幸福。他们开始向对方说誓词。然后,他说出了那该死的三个字。

“我愿意。”

Geri觉得难以呼吸,眼睛仿佛在燃烧。几乎就要控制不住哭起来。他转过脸去擦了下眼睛。他就站在Cesc身后,世界仿佛正在塌陷。这一刻他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他失去了他的爱。也许是他这辈子唯一的爱。他脚步踉跄了一下。

该死!我不会再消沉下去了。我能挺过去的。我能!~Geri想。

Geri把目光转向妈妈,此时她正坐在第二排。她深深的凝视着自己的儿子。她多么想紧紧的抱住他安慰他,然后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想吻去他的眼泪,她从没见他如此受伤和崩溃过。

~

他们都在那儿。交谈,欢笑,洋溢着幸福的脸。他们一路上都在热烈的聊天,品评并称赞着这儿的食物,讨论着这对儿新人是多么漂亮和迷人,因为司仪讲的每个笑话而发出大笑。他们喧闹的喝酒,吃东西。所有人都那么快乐。

叮,叮。
Geri站起身来,用他的酒杯制造出一点儿噪音。所有人都转过来看向他。
“谢谢。差点忘了我是这儿的伴郎。是时候该我做最后的演讲了。”
客人们发出一阵笑声。
“唔。从哪开始呢?嗯...你们知道,Cesc Fabregas,我的Cescito,我最重要的、优秀的朋友,现在正式宣布结婚了。所以在座的女士们,我们为此感到很抱歉。”
Cesc笑起来,女士们也纷纷轻笑出声。
“没错,他很亲切,善良,很酷,又有魅力,很优秀,也很可爱。哦你们几乎可以用字典上能找到的所有美好的词汇来描述他。”
“有天他曾跟我说——Geri,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爱上什么人,在我的生活里我只了解你,我猜我只能爱你了。”
Cesc一瞬间闪过不解的眼神,不过随即他便笑了。他没想到Geri会开这样的玩笑。“是个玩笑”,他在Carla耳边低语。而她只是露出迷人的微笑并吻了他一下。

“然后很突然的,上个礼拜他来找我并跟我说——Geri,我要和Carla结婚而且我想让你做我的伴郎。”
“嗯,我很高兴,但是也很伤心。他先是跟我说他爱我,但是紧接着又和别的人结婚了。我猜我有点儿被始乱终弃了。”Geri摆出一张悲伤的面孔。客人们都咯咯笑起来。

Geri直直看向这对儿夫妻。看着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和幸福的笑脸。

“但是当然,他理应拥有最美好的人生,对他来说Carla是最好的。而且,相信我Carla,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家伙。你永远也不会后悔嫁给他。”

Carla和Cesc对Geri做出“谢谢”的口形。

“Cesc,我爱你。”Geri努力使他的声音听上去沉着冷静,但仍带着轻微的颤抖。他担心客人们是否已经注意到这一点。或者也许他其实毫不在意被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听到他刚才说的最后那句话。他只是想说出来。他希望Cesc注意到它。他希望Cesc能明白这句话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Cesc只是微笑着坐在那儿,带着他从来都难以抗拒的那个笑容。

“祝福这对儿新婚夫妇!”Geri举杯。客人们也纷纷照做,并为Geri刚刚的精彩演说鼓掌喝彩。Geri脱力的坐回到椅子上,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他需要的是让自己彻底醉倒。

~

From : Cesc
6/9/2010  15:43
我的飞机17点起飞,我希望在走之前你能到这儿。

From : Cesc
6/9/2010  16:00
你到底过来没有?

From : Cesc
6/9/2010  16:05
出什么问题了?你到底在哪?我现在打电话给你!

Geri的手机第三次响起来。它就放在边桌上,但Geri并没起身去把它拿过来,因为他知道那是谁打来的。他几乎一整天就那样躺在床上,什么也没做。他看起来就像个邋遢鬼,头发乱七八糟,甚至连脸也没洗。他妈妈今天早上走了。实际上她想多陪陪他,但是Geri拒绝了。现在他只想一个人呆着。他花了3个小时说服她,使她相信他很好,并且即使她离开也不会有问题。而现在,他正无助的躺在床上。对于Geri来说,这个世界结束了,停止运转了。他只想永远就那么呆在那儿。

电话又响了。Geri俯身去把它拿起来。

“什么事?”他声音含混的问。
“混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仍然在我公寓门口等着你,而我现在马上就要赶不上飞机了!上帝!”Cesc烦躁的来回踱步。
“你等我干什么?”
“天啊!你喝多了?你答应我会过来的。所以你现在马上挪动你的屁股然后赶到这儿来!”
“我觉得我去不了。你去愉快的享受你的飞行旅程和蜜月吧,就这样吧?”
“你不能那样!”
“为什么?”
“因为我要你现在马上到这儿来!”
嘟 嘟 嘟。Cesc挂断了。

Geri深深叹了口气。他用手揉了下脸然后走向盥洗室。

10分钟后他到达了Cesc的公寓。他看见Cesc正站在院子里,身后放着一个大个儿的行李箱。
“Carla呢?”
“她5分钟前离开去机场了。你为什么这么久才过来?快点,我们得马上出发。”Cesc拖上他的行李箱向Geri的车走去。
“等等,为什么?”
Cesc回过头来看他,“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不和Carla一起过去,等我做什么?”
“因为我想让你带我去机场。”
“我为什么要去?抱歉我并不想无礼但是你可以自己拦辆出租车。”
“因为我想让你去。让你!这还不够成为理由吗?”
“我不明白。”Geri摇头。
“哪部分不明白?我只是想让你带我去机场,因为你知道,我将要离开几乎两周的时间。这期间我们都见不到对方,而且没错,我知道你绝对会想我。所以我想在走之前和你说说话这有错吗?我昨天晚上几乎都没和你说到话因为你喝太多了。所以现在让我们马上去机场吧。我要赶不上飞机了!!”

Geri觉得自己此刻已经无法进行理智的思考了。Cesc的表情和语言都那么霸道。这太奇怪了。过于怪异。
Geri抓住Cesc的胳膊。
“我是gay。”
那个词儿就那么冲口而出,快到他还来不急思考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且,我爱上你了。”
Cesc的嘴巴张大了。他眨眨眼睛。他有点不确定刚刚听到了什么。一定有什么搞错了。一定是他的听觉出了什么问题。又或者……

“我很抱歉。我很久之前就想告诉你但是一直没能说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只是太害怕了。害怕说了之后你会怎么想我。害怕失去我们的友谊。害怕失去你。但是,没错,我爱上你了,Cesc。”

Cesc依然没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的大脑现在根本无法正常工作。他仍在试图搞明白Geri刚才说的一切。

“而我现在正努力试着忘掉你,因为你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我在努力,Cesc。”
“但是现在,你让这变的更加困难,因为你总是把我硬拽进你的生活里,你婚后的生活。你知道,这太难了。我试图把对你的感情藏在心里,但是你却在这里用你全部的行动跟我说你想我...我受不了。抱歉。”

~

两周过去了。Cesc没有打来过一通电话。没有任何消息。他离开之前一句话也没说。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他叫了出租车去机场,甚至连再见也没说。他只是离开了。

Geri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就想到了所有可能的风险。他将失去一切。他很后悔。他希望自己当时能闭上嘴巴。他希望能收回他的感情,能让那些兀自疯长的思念停下来。他希望他从来没说过那些话。失去爱情已经让他足够难受。但是现在,他连最好的朋友也失去了,那段他这辈子最珍贵的友谊。这令他绝望。

但是当他说出那些话之后,他还能期待Cesc对他说什么呢。最好的朋友突然变成了gay而且还说爱上了他。这当然会吓到他。该死。

电话突然响起来。Geri快速抓起它,屏幕上显出Cesc的名字。

“Cesc?”
“哦,嗨”

这绝对是过去两周内他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Geri舒了口气。

“你打给我了。”
“啊对。为什么你不先打给我?”
“我...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被允许给你打电话。”
“你在想什么?!”Cesc笑起来。

上帝!~Geri想。

“我今天回家。”
“很高兴听到这消息。旅行愉快么?”Geri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高兴点,而实际上他也确实很高兴,因为他又再一次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很好,很有趣。”
“好极了。”

沉默。这很尴尬。5分钟里他们彼此一句话也没说。谁也没想挂断电话,或是打破这种沉默。
是Cesc先打破了它。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告诉你什么?”
“所有的事。”
“抱歉。”
“我觉得我是最差劲的朋友。”
“不,你不是。”
“我是。因为我几乎完全不了解我最好的朋友。”
“你讨厌我了?”
“如果我讨厌你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笨蛋。”
“所以?”
“我猜,一切都会和以前一样。”
“你确定?”
“没错。”
“那么,我对你的感情呢?”
“唔,我会试着习惯它。噢上帝!你真的对我有那种感情不是吗?我太荣幸了。”
“闭嘴!”

他们就和从前一样大笑起来。而且现在一切看起来都会比过去更好。Geri不用再为他的感情说谎。他已经坦白了。而且Cesc接受了。他们仍然是朋友。最好的朋友,永远。

“我今晚去你公寓。Xbox时间。”
“你输定了!”
“你做梦!”
2/2 END

2 Responses
Comment (2)
Trackback (0)
  • #-4
    x1900l :

    这叫sweetness????
    这叫虐得掉渣啊!!!!!

    从SPN爬墙出来就是为了不虐啊~~~~

    2011.10.10 14:18 Reply
    • hedito :

      这篇确实,同样是被sweetness骗了QAQ!一开始觉得前面好虐,就一直坚信着既然是sweetness应该结尾会峰回路转?结果它就一路虐到底了啊QAQ!最后一个friendship算怎么回事啊QAQ!
      【从SPN爬墙出来就是为了不虐啊~~~】← 一开始就是觉得SPN坑深且虐所以一直没跳,结果现在还是跳进去了还义无反顾的TTUTT(活该

      2011.10.12 16:45 Reply
  • 还没有Trackback
Leave a Reply

Hi 老兄!最近过得怎么样?
de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