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九月之后,接连几天都是晴天,舒适的日子一直持续着。白天,外面的日照还是挺强的,可到了凌晨有时会凉飕飕的让人发抖。

舒爽的初秋的早晨,仁贺奈在盥洗室刷牙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走近的脚步声。回过头去,福山拖长了调子跟他打招呼,“早安。”

因为嘴里含着牙刷,仁贺奈跟他眼神相交,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为准备洗脸的福山空出梳洗台。

“多谢。”

福山弯下腰洗脸。动作幅度挺大,弄得水花四溅,所以仁贺奈稍稍后退。洗完脸,福山开始刮胡子。其实他的体毛稀疏,只过了一天胡子也不明显,不过他还是每天早上规规矩矩地刮胡子。

早晨的刷牙分为起床之后和吃完早饭后两种。仁贺奈是前者,福山是后者。打理完的福山离开梳洗台,仁贺奈漱口。擦拭着湿润的嘴唇,忽然感受到一股视线。福山牢牢地盯着自己瞧。

“怎么了?”

“不,没什么。”

虽然他说没什么,可那眼神意味深长。不出所料,他慢慢地对自己说:“嘴巴,张开。”

“嘴巴……吗?”

“没错。嘴巴里面让我看看。

虽然【让我看看那里,让我看看这里】的要求很多,不过在床上以外的地方还是第一次。

“不可以?”

又不是什么被看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地方,所以仁贺奈回答“无所谓”,张开嘴巴。福山就像牙科医生似的看向仁贺奈的口中。

“牙齿,很漂亮呢。也没有蛀牙。看不出年龄的痕迹。感觉从以前开始就很认真刷牙。”

看完后,仁贺奈闭上嘴。

“我讨厌去看牙医,所以努力预防蛀牙。”

“嗯……”福山低语。看了牙齿他好像满足了,没有再说什么。

挺在意为什么他要看自己的牙齿,但也没到非得去弄明白的地步。


午休前一会儿手机收到了短信。仁贺奈把手机塞进裤兜,朝洗手间走去。进入单独的小间看信息内容。福山发来的短信写道“抽不出吃午饭的时间,对不起。”

只要时间不起冲突,他们都会碰面然后一同吃午饭。福山是做销售的,外出拜访要花费时间,跟客户的谈话要是延长的话,午饭时间就得被往后挪。两个人的时间动不动就会错开。

论坛仁贺奈把手机放进口袋回到办公室。公司里禁止私底下发短信。自己身为部长,不能在办公室里看手机短信。

跟福山两个人的话,福山会他带去适当的地方吃东西,所以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他歪着脑袋思索着。

不高兴跑到很远的地方,于是决定去附近的咖啡馆。虽然仁贺奈习惯将提供咖啡的店叫做【茶吧】,不过现在似乎多数称之为【咖啡馆】了。确实,像过去那种沙发是天鹅绒的、周围的气氛都是昏暗的店已经不常看到了。

叫做咖啡馆的店,根据字面意思就感觉挺高档的。原本这么认为的仁贺奈随福山去了几次之后,渐渐习惯了。

内部装潢时尚、明亮、很多来店里的都是年轻人——起初有点胆怯,习惯了之后就没事了。

只是,很多时候即使看了菜单也不知道什么是什么。这菜单不像以前的茶吧那样写着【炸鸡块套餐】、【三明治】,而是写着【Panini】、【Couscous】,仁贺奈完全猜不出端上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样的食物?”

即便问了,福山也只是笑笑说:“可以尝试一下嘛。”赌气地点了餐,尝了味之后才明白——啊啊,原来是这个东西啊。经受了福山的“锻炼”,现在看到菜单也不会害怕了。总之先尝试一下就是了。不能吃的东西是不会上桌的。

座位很多的咖啡店挺拥挤,但是运气不错,被服务员带到了里面靠窗的座位。仁贺奈点了夹心汉堡+浓菜汤的套餐。

趁着等餐的空当,从小手包里拿出口袋书。这种类型的店内没有放置电视机。

“……然后,他打算蒙混过去。”

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回过头去,负责事务接待的女孩——鲇川和青山由店员带领着向这边走来。两个人在办公室里交情也很好。

两人虽然坐在仁贺奈附近,但是这边有柱子和盆景摆设所以她们没注意到。觉得看到了也不打招呼不自然,不过想必她们也不喜欢吃饭时也有上司在身边这种情况吧。想换个座位,可惜别处也没空位。仁贺奈决定装作没看见,视线落到了书本上。

“喂,你跟上次联谊的那人怎么样了?”

是鲇川的声音。即便不去在意,声音也会擅自钻入耳朵妨碍自己看书。

“我们开始交往了。”

过了一会儿,青山害羞地作答。

“那不是很好嘛。”

鲇川的声音很是兴奋。“太好了”仁贺奈也松了一口气。青山对福山一直抱有好感。在两人真正交往之前,仁贺奈也曾给他们两人牵线搭桥,结果福山对他发了好大的脾气,“不要给身为同性恋的我介绍女人!”。自己也不能就这样给青山传话,只好说“他好像有喜欢的人。”蒙混过去。当时青山难过的表情一直留在心里。

“说实话,我对福山先生还有一点点留恋。”

对于青山的低喃,仁贺奈吞了一下口水。

“不过,我要放弃。”

青山蕴含决意的声音让鲇川表示强烈地赞同,“说得对。”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其实,我还拜托过部长。”

仁贺奈的背脊一下子冒起冷汗。

拜托部长,为什么?”

“福山先生跟仁贺奈部长关系很好哦。现在也是,有时候两个人会一起去吃午饭。他们好像有什么共同爱好。”

鲇川拖长了尾音,“第一次听说耶~”。

“我拜托部长去跟福山先生说我喜欢他。可还是不行。”

“小青山,做得相当大胆嘛。”

鲇川的声音带着少许惊讶。

“你也这么认为?现在想想觉得蛮难为情的,不过那时可是拼劲全力了呢。仁贺奈部长很温柔不是吗。所以才比较好商量……”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明明作为上司却是个很好商量的人呢。又不摆架子、工作又勤奋。”

“还准许我们吃点心休息。”

两人说笑道。

“部长为什么单身啊。”

青山独自低语。

“就是。觉得他年轻的时候应该蛮帅的。那个人虽然温柔,但是不是不够强硬呢,可能对女人而言就是缺少了这一点吧。”

鲇川的话很是辛辣。仁贺奈渐渐坐不住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觉得部长有交往的对象。”

对于青山的话,鲇川表示同意,“其实我也这么认为。”

“近两个月,部长给人的感觉和穿着突然变了呢。眼镜啦、西装啦、还有鞋子等,都变时尚了。还有发型。”

“那款发型很适合他呢。不会给人硬要装嫩的感觉。我不认为原本对那种东西不讲究的人会打扮得那么时尚有品,所以那绝对是有人给他装扮的。”

女性的眼光是敏锐的。正如两人的推测,衣服和鞋子、从眼镜到发型都是福山挑选的。

“不过,就算部长有交往的人也不奇怪啊,他是单身。”

鲇川低声嘟囔。

“交往的对象是不是四十岁左右的人呢。又或是更年轻的二十多岁的人呢?”

青山的话让鲇川“呵呵”发笑。

“我是绝对不可能跟部长交往的。因为他的年纪够格当爸爸了。”

“是吗?我倒是挺喜欢部长的。”

青山爽快地说道。

“我不知道原来小青山你是亲父派的呢。”

鲇川的话让仁贺奈差点把喝进口里的水喷出来。

“跟年龄无关。部长是好人,不是吗。”

青山稍显愤慨地说。

“虽然他是个好人啦。”

“不知道部长的交往对象是谁,但是我希望部长能够幸福。”

随后,话题从自己身上移开。虽然她们说了很多,但是吃东西也快,两个人比仁贺奈提前离店。喝着变凉的浓菜汤,仁贺奈觉得真的很对不住青山。


福山由于工作得晚归,仁贺奈先回了公寓。福山会做饭,可是仁贺奈完全不会做,所以在回家的途中他在快餐店买了两份鲑鱼盖浇饭便当。晚上八点过后,福山终于回来了,把一个小盒子放在仁贺奈面前,说:“给,这是礼物。”

“这是什么?”

“巧克力。”

仁贺奈思索着难道今天是什么纪念日吗?

“销售部的女孩子说很好吃。说附近买得到,所以去拜访客户的时候顺道去了一下。”

他催着自己吃吃看,打开盒盖,里面放的是石阶状的四角形巧克力。

放了一颗在嘴里,有一股可可粉的香味,略带苦味的巧克力在舌头上一下子就融化了。那是仁贺奈从没吃过的味道浓厚的巧克力。

“好吃。”

直率地说出感想,福山得意地笑了。

“仁贺奈先生很喜欢吃甜的东西,所以我想或许也会喜欢这个。全给你吃,这种巧克力好像不能久存。”

仁贺奈泡了两人份的茶水,坐在吃着鲑鱼便当的福山的旁边舔着巧克力。味道虽甜,但并不腻人。

仁贺奈吃了一半停了下来。盯着他看的福山低语:“没关系,你都吃掉吧。”

“但是,福山君你也想尝尝味道吧。”

“我不怎么喜欢吃巧克力。”

那他就是特地为自己去买的喽。正感到非常抱歉的时候,福山渐渐靠近仁贺奈。

“怎么了?”

“便当,让我饱了。”

“是吗?”

“现在我想吃点别的东西。”

福山凝视自己的目光蕴含着炽热。那种气氛自己多多少少有所察觉,但还想蒙混过去。

“那就吃巧克力……”

“你明明就知道。”

福山的右手抚摸仁贺奈的脸颊。

“让我吃点比巧克力更甜的东西嘛。”

“那我去洗澡……”

“那种事无所谓啦。”

福山拉扯仁贺奈的右臂,把他抱入怀中。男人的吻起初黏人,在舔完仁贺奈的舌头之后笑道:“好甜。”

发情的年轻男子是不可能单单满足于亲吻的,仁贺奈就这样直接被带上了床。

被激烈地索求,在中途不知不觉失去了意识。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很清爽,福山似乎给自己擦拭过身体。

间接照明最大限度地充斥在昏暗的房间里。睡在身边的福山,从他身上传来香香的味道,好像已经洗过澡了。

本来想就这样睡下去,不过发现还没刷牙,刚要起身下床时,福山从背后圈住了他的腹部。

“要去哪里?”

看样子他并没有睡着。

“啊,去刷牙。”

“不必了吧。”

无需多言,他把自己往回扯。

“我不想长蛀牙。”

“长了也没关系嘛。”

“绝对不要。”

扭动着打算离床时却被弄得仰面朝天。有重物压在了自己身上。感觉福山在耍坏心眼,就是不让自己去刷牙。

“我知道你不想长蛀牙,不过,你是不是对牙齿特别在意?”

福山一边吮吸他的耳垂一边问道。仁贺奈垂眼。

“长了蛀牙,如果状况变严重的话,可能要拔牙。我……那个,我不要戴假牙。”

对仁贺奈而言,那样的未来并不遥远。可能的话,他一辈子都不想在福山面前戴假牙。

“现在也有植入牙哦。”

“那是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就是用螺丝把牙齿钉入牙床里。具体情况我是不知道,不过貌似可以不必拆卸牙齿哦。”

不知道原来还有那么方便的东西。自己刷牙从来不偷懒,一年至少会去检查一次牙齿,但由于没有蛀牙,所以也没听说过那些事。

“对我来说,你装假牙我也无所谓啦。”

仁贺奈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你是不是太天真了?那可是假牙哦。”

福山一脸惊讶。

“我并不在意。”

仁贺奈说不出话来。虽然觉得喜欢比自己年长二十岁的他是个怪家伙,但是绝对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人会喜欢戴假牙的自己。

“而且,牙齿没了就没了,也有别的乐趣嘛。”

仁贺奈歪着脑袋,不明白话语的含义。

福山笑笑,轻轻地描绘仁贺奈的嘴唇。

“如果牙齿拔掉了,就只剩下牙床了吧。那样的话,口交应该会很舒服哦。而且,好像也有人想被这么‘伺候’而把恋人的牙齿全部拔光呢。不过,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一脸呆呆的表情被他抚摸着脸颊。仁贺奈吃惊得说不出话。

“仁贺奈先生的牙齿很漂亮,所以我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享受那种‘待遇’呢。最近你的技术变好了,我很期待哦。到那时,运用很棒的‘技术’,肯定超舒服的。”

想象变得步履蹒跚的自己侍奉福山的样子,那太超现实主义的情景让仁贺奈关闭了思考。蠕动着身子呈俯趴状。

“怎么了?”

“……没什么。”

“生气了?”


会焦急等待对方拔牙、装假牙的恋人肯定只有福山一个。在惊讶的同时又觉得傻傻的、仁贺奈叹气。

“总觉得……”

身后的福山一下子抱住仁贺奈。

“我觉得不管仁贺奈先生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直喜欢着你。不管是装了假牙、还是变秃顶、或是佝偻驼背。……我一直认为那样也有那样的可爱之处。”

这只是无心的一句话吧。可是胸中一下子涌上一股热热的东西,无法抑制地从眼角溢出。

两人相差了二十岁。自己害怕岁数的增长。害怕会变得更加难看。但是,就算越变越丑,他也会喜欢自己的话,也就不会再害怕年龄的增长了。

不想被对方发现自己在哭,仁贺奈把脸埋在床单里。可是由于抖动的肩膀加上抽泣声,还是被他发现了。

“你哭什么?”

面对恋人逗弄的声音,仁贺奈打从心底祈祷——希望他会一直喜欢着自己。